返回
当前位置:零零看书 > 综合其他小说 > 浮沉未艾最新章节 > 第四十章 纷扰再起
加入书架 错误举报
换源:

浮沉未艾 第四十章 纷扰再起
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
如章节排序错乱或空白错误,请点左上角换源阅读。
????  “啊~!”

  一声尖叫穿透夜幕笼罩下的花神宫,红萼未来的及穿衣服便匆匆跑到侧寝,入眼是红玖菱蹲坐在床脚,抱着身体瑟瑟发抖,。

  几百年了,每逢月圆之夜,她便要重回一次当年被狼群撕咬的场景。

  血肉模糊,肝肠寸断。狼毒随着它们的獠牙注入她的体内,她眼见着满身血肉横飞,感受着满身神格被污染,却无能为力。

  她想开口求救,却无人救她。

  她被打回原形,峭壁囚禁三百年,受尽嘲笑欺凌。

  可笑她为他承受了如此多的苦难,回头却只换他一句“今生无缘”。

  凭什么?!那个女人什么都不做便能夺走她的一切?!

  盛怒和怨气缭绕心田,使本就余毒未清的心脏又黑血暴起,那束缚黑血的情丝,已然有被冲破的势头。

  红萼从袖中拿出药瓶,倒出一粒黑红的药丸,扶着她喂到她的嘴边。

  “来,乖乖把药吃了,吃了就没事了。”

  “我不要!”红萼被她推的猝不及防,药丸从手中滑落,滚到几步开外去。

  “你明知这药来之不易,怎的还能这般任性妄为?!”红萼急道,随即蹲下身去将药丸捡起,深吸一口气,强行恢复了几分耐心,“乖女儿,听话,把它吃了,身体要紧。身体没了,就什么都没有了……”

  她抬起头来,泪水夹杂着血丝布满了猩红的双眼,毫不隐藏的怨恨使原本动人的一双杏眼变得有几分狰狞。

  “母亲,我不甘心……我不甘心啊母亲!”

  红萼的眼眸动了动,闭上眼睛,长叹了一口气,“你当真如此在意……”

  “她拿走的,可是我的命运啊……凭什么,我与母亲便要待在这一隅之地苟且偷生,而她和她的母亲,便可受天地尊崇,一生显赫?!我不服!”

  红萼亦是一脸不忍,仿若对她的话有着不浅的触动。

  她自问这数千年来的付出不比任何人少,可偏偏,她不争不抢的性子造就了她一生无名无分的命运。

  她本可以争,她不是不能,而是不忍。

  不忍让他为难,不忍因名分而破坏了她小心翼翼维护的平衡。

  她想,他是懂她的。毕竟这数千年来,他对他们母女照顾颇多。

  她亦一直满足于此,直到红玖菱出事。

  她的女儿,本该是天帝之女,本该是九重天上唯一的一个公主,金枝玉叶,受尽尊崇。可偏偏,因着她的原因,这一生坎坷不平,只能与她待在这小小的花神宫里,受尽病痛折磨,走了她的老路,爱而不得。

  女儿的怨愤她何尝不懂?

  若是那位天女,他该想也不想便为她做了主吧。

  可笑他以父爱之名,宠溺着别人的女儿。

  可笑他以丈夫之名,娶了别人的妻子。

  可她,无他自小一起长大,他名正言顺订了婚约的未婚妻,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。

  倾心一人,终生不娶,这是她想也不敢想的爱情。

  这么多年都过去了,她都不曾怨怼,可如今,她却不忍见自己的女儿为自己的无能买单。

  耐心哄红玖菱吃下药,给她盖好被褥,关好房门走入院中。

  这漫天星辰,千秋万载也无太大变化。

  也许,是时候寻个改变了。

  小雨微停,景轩阁陈旧的大门再次被人推开。

  梧桐花随风散落飘了满地,花蕊沁入地砖上的雨水之中,将雨水映得发黄。

  那一席黄衣金冠的人,看上去满心惆怅。

  “阿芙,你派人去了魔界,绮陌那丫头,依旧是不肯回来。”

  他重重叹息了一声,也不顾地上的雨水,顺着树干便坐了下去。

  “难道,你们母女就注定逃不过这样的命运吗?”

  “阿芙,你可会怪我?”

  他抬眸,见满树梧桐花缓缓飘落,苦笑道,“你次次都说不怨我,可越是这样,我便越是觉得愧疚。”

  “阿芙,当年的事,终究我也有错。”

  “他走了,你也走了……如今,就连朝鸱那个女人,也走了……你们都走了,为何独独抛下我,不带我一起走?”

  “阿芙,这百年千年的,与我而言,太过漫长了……人人皆说我命不凡,可掌亿万载命格……可阿芙,没有你的日子,我要那么多寿禄有何用?”

  “阿芙,纵然你不曾想起我,可你的绮陌,你也不曾挂念吗?”

  “阿芙,你好狠的心。”

  “我时常会想,若我当年未将你从魔界带走,你与他,与绮陌,如今会不会是另外一副光景?”

  “可我不悔。”良久,许是累了,他起身整了整衣袍,转身离开。

  一夜的雨水并未挡住这满天的星河,夜光之下,无人知道这位高高在上的天帝也曾无数次暗自神伤。

  众生皆苦,尊贵如他,亦不能成为例外。

  “你可看清了?”远处,一袭带帽的黑披风将说话的人捂了个严实,旁边的红萼一身红衣,在夜色里尤为显眼。

  红萼握了握拳,看着远处的身影渐行渐远,看也不看身边的人一眼,转身离去。

  黑袍男子勾起嘴角,似是志在必得。

  “庸庸碌碌,青春几何啊。”

  红萼闻言顿了顿脚步,再回首,男子已然离开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这边朝鸱的事情亦有了进展,胡一多与寂尘合力亲查,终抓获了诡楼二阶主身边的一名亲信。

  青翎身在魔界,未能探查此事,只听他们交代此人与已故苏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因不满幽冥诡楼与天魔两界交好,才将李萱手里的手谕换成了朝鸱的催命符。

  此人昔日受苏篱恩惠,宁死不屈,被抓当日便自爆内丹而亡,其中细节无从查起。

  青翎心中虽仍有疑问,却也是一块大石头落了地。

  总算对魔界有了个交代。

  “李萱呢?有消息了吗?”

  “那人坚称未伤李萱半分,我琢磨着前些日子天界的首辰星君有意去取无妄草,此刻我等天上地上也难寻李萱的消息,八成是随着浩海神舟去了无妄海。”

  青翎想着李萱对那位首辰星君的情谊,此事也不无可能。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